斐濟華人歷史

 

( 孫嘉瑞 )

杏林風雨一甲子

 

斐濟僑社之中保存最佳的歷史遺物 , 莫過于「逸仙學校」 , 早在 1930年 , 斐濟華僑就合議開辦華僑學校。 從 1936年 6月 15日華僑小學在蘇瓦國民黨總部開學 , 沿革至今已達六十六年之久。

最初之蘇瓦華僑學校由李子樂先生任教 , 后由香港請來梁奎照先生任教。后僑胞組織建校委員會 (即華人教育協會的前身 ), 僅數月即籌得數千鎊巨款。并從英國國教會手中購回蘇瓦哥頓亍物業 , 經一年裝修 , 華僑學校便于 1938年從國民黨部遷往該處校址。

講起華校不能不重點提到來自紐西蘭的珍珠修女 (AUNT PEARL) 此間華人多稱她為「珍珠姑太」,1947-1957年她在華校擔任教導主任 , 負責教 5-8年級 , 當時在華校任教的還有黃國權。珍珠修女多次到過中國 , 還曾在 1938年到香港創辦大埔孤兒院 , 所以她能說流利中文 , 并熱心施教中英文。許多老華僑當年曾當過她們的學生 , 由于每年都有兩三批中國孩子入學 , 珍珠修女就安排這些剛來又不懂英文的華僑子弟在一年級上課學習 , 后來教育部下令停止這樣的安排 , 珍珠修女就把孩子們安排在空課室 , 等下課后的老師可以幫他們補習英文。珍珠女士作為一位紐西蘭友人 , 為華人教育事業獻出了青春和生命 , 她的功績是值得記入史冊的。司徒炳璇校長任內 , 得高如望神父之助 . 獲浦理主教之準 , 從瑪利斯修會 , 繼續指派由校董會聘任修女主持校務。

位于哥頓亍的華僑小學 , 終因就學人數劇增 , 課室不敷使用 , 又缺乏足夠的活動場地 , 而且整棟物業殘舊失修。恰逢 1947年郭清河先生在蘇瓦扯旗山地區開發大面積租地 , 建校委員會副董事長兼華校校長余錦榮先生 , 要求郭清河先生從該地中保留七英畝 (24000平方米 ) 土地 , 作為華校用地 , 郭清河先生慨然應允 , 在征得土地局核準許可后 , 經過兩年艱辛努力 , 由六位華僑捐贈 6000鎊 , 委托謝池著先生承建 (建校后尚欠謝先生 4000鎊工程費 , 但謝君一直未予追討 , 此亦應被視為是謝先生對華校的贊的 ),1952年 2月 7日小學第一幢校舍落成 , 次年華校由哥頓亍舊址遷往新校園 , 而窮其大半生盡瘁僑社福利的余錦榮先生卻已于早年作古 (余老卒于 1947年 11月 24日 ), 見不到這令人振奮的日子了。

華校的創建興辦 , 首先應歸根于捐贈土地的郭清河先生 , 并與當時號稱「六君子」的余錦榮、鄺士奇、司徒炳璇、譚炳南、方瑞田和方作標 (方利 ) 是分不開的。早在 1946年他們就慨捐出馬亞夫亍之物業 , 將其出租入息貼補中文教師年薪。 1962年該物業因維修費用過高 , 經費難籌 , 終忍痛廢置拆除。現在這一片面積 1.75英畝的黃金地段仍在 , 由于 1976年贈送學校合約上注明不得出售 ,以前曾有過聯同香港富商發展該地 , 興建高層樓宇 , 便于華人集中居住的設想 , 后因故未進行。今后如何充份利用這一僅存的珍貴地產 ,還有待教育協會與各社團去擬定發展計劃了。

在回顧逸仙學校歷史之際 , 緬懷郭清河以及余錦榮、鄺士奇、司徒炳璇、譚炳南、方瑞田和方作標 (方利 ) 等先賢 , 創業篳路藍縷 , 犧牲奉獻之精神 , 的確值得景仰與尊敬 , 我們每一個僑胞都應該銘記先賢前輩對華文教育的堅持執著與無私貢獻 ! 逸仙學校更應注意對學生進行校史的教育 , 并列為成織考核的標準之一 , 如果因為歲月的流逝 , 而淡忘了對先輩的敬仰與追憶 , 那便是一種對歷史的缺乏尊重 , 也是對華人百年創業里程的輕蔑 , 這種現象是不應該被允許存在的。

1970 年斐濟脫離殖民地宣布獨立 , 政府下令教育社團取消一些帶種族色彩的名稱 , 「華僑小學」遂于 1976年命名為「逸仙學校」 , 并招收非華人子弟入學。而臺灣僑委會以 1971年起 , 即以僑光文化專業公司名義 , 資送中文教師 , 免費提供課本和教材設備 , 減輕了校方財政負擔 , 令學校得有余力發展擴大。

從 1936年華僑小學的 12個男生、 5個女生 , 到 1986年「逸仙學校」已有學生 675人 , 遂決定興建中學部。資金來自小學歷年收入之積累 , 中國大使館捐贈 3萬美元。在中學部問題上 , 一直存在著兩種不同的意見 , 不同意建中學部者認為 , 當時己有學校愿意接收逸仙小學應屆畢業生 , 無須自行擴建中學 , 徒增負擔 ; 而力主擴建中學部者則認為 , 隨著小學實行雙班制 , 畢業生倍增 , 應該及時擴建中學部。

由于逸仙學校是由華人教育協會直接領導與管理的 , 所以華人教育協會的選舉意味著對學校的控制權。從當年歷屆教育協會人選的變動 , 亦反映出兩種意見的交鋒。

1975 年華校改組后 , 余漢宏出任教育協會長和逸仙小學校長。 1976年教育協會問意增建小學課室 , 并接受了擴校的建議和蘭圖 , 于 1977年開始實行一級兩班制。

1984 年 6月 7日 , 中學部擴建籌備小組 , 由鄺越東任主席 ,Paul 陳,余煥堂 , 余漢宏任委員 , 向教育協會提交議決報告 , 其主要內容有 :

  1. 向教育部申請備案成立中學部 ;
  2. 中學部課程由中三至中六 ;
  3. 預計 1986年開學

教育部于 1984年 10月 1日批準逸仙學校成立中學部。盡管如此 , 對成立中學部持懷疑態度者 , 仍保留已見。并在 1985年教育協會選舉中 , 發動了許多華人參加 , 令以往二三十人到會由冷清局面 , 變為有七十多人參加 , 提名候選人也多達二十二人。在本屆年會上 , 余漢宏、鄺越東、鐘校滔均落選。這一屆的主席是余國明 , 理事余鼎新 (兼任小學校長 ) 、黃艷芳 (教務主任 ) 、司徒澤波 (理財 ) 、陳秀英 (文書 ) 、鄭觀陸、余煥棠、龔瑞宏、譚迂慶、連兆吉、陳銳廣。

1986 年華人教育協會換屆選舉 , 雙方事前都作了準備 , 并對自已的支持者進行了說服和布置工作 。當時有三個不問的 A,B,C三組候選人名單 :

 

A B C

譚萬章 何志美 鐘樹波

襲瑞宏 余鼎新 鐘校滔

馬煜堂 余漢宏 鄺項蔭

司徒澤波 伍金蓮 鄺越正

余保元 黃耀波 譚萬章

鄺越正 鐘校滔 黃耀波

余國明 鄭戴維 黃志遠

陳銳廣 鄺項蔭 余煥新

陳秀英 黃志遠 余漢宏

余其祥 鐘樹波 余其祥

余煥新 鄭翼民 余鼎新

該年教育協會選舉中有三百多名華人到場 , 結果組成了以余鼎新為會長的新的教育協會 , 其成員以下 : 鄺項蔭 , 黃志遠 ,鐘樹波 ,余漢宏 ,譚萬章 ,鄺越正 ,余煥新 , 伍金蓮 ,鐘校滔 ,黃耀波。

教育協會章程如次 , 凡其父屬華人血統者 , 年滿十八歲 , 無論是斐濟籍 , 或只有居留權的華僑 , 均可能被承認為教育協會之會員 , 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正是因有此章程規定 , 令 1986年這屆選舉出現了新的結果 , 也是眾望所歸的結果。鄺灼沛在「斐濟華人教育協會的回顧與前瞻」一文中所寫到的 : 「容許臺灣海峽兩岸之華僑參加本校之選舉 , 一則顯示僑社權力轉移之民主作風 ; 再則希望能通過海峽兩岸的僑民把這種良好制度回饋祖國 , 促進民主的風氣 , 套一句太史公的話說 , 就是社團雖小 , 可以喻大。」鄺老這段話可以概括出當時老一輩僑胞的心情和感受。斐濟華人為堅持中文教育 , 保住這間歷史悠久的華校 , 以高度的智能求同存異 , 讓一間學校里有兩岸派來的中文老師各自以繁簡字體教學 , 相處和睦不搞分裂對抗 , 保證了一代又一代華人子弟的中文教育。當然對這種重復教學、浪費教學資源與學生學習時間的現象 , 許多華人正不斷提出改進的呼吁 , 亦早應被提到日程上來加以改進。

1989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始向「逸仙學校」中學部資送中文教師 , 自此中學的中文教材采用簡體字和漢語拼音 , 而小學仍接受臺灣派出的中文教師 ,沿用舊制 , 采用繁體中文教材。目前小學有 16個班 , 中學 9個班。從「逸仙學校」歷史沿革而論 , 這間學校是華僑先賢前輩親手創辦 , 全體僑胞募捐支持 , 由華人教育協會經營管理的 , 她是全體僑胞的公產 , 并一直由德高望重的老僑擔任財團法人 (TRUSTEE), 以確保學校物產不受侵吞 ,「逸仙學校」并不屬于任何政治黨派之控制。歷來都有一些對「逸仙學校」的誤解 , 將學校分為對立的兩部份 , 這其實是對學校歷史缺乏了解所致 , 當然也有些是政治幼稚病和狂熱癥引起的。

2001 年 , 教育協會決定興建逸仙禮堂 , 斥資 160萬斐元 , 內有體育館 , 地板采用澳洲 2000年奧運會專用地板 , 禮堂內還有攴廳、辦公室、更衣室、音響控制室和幼稚園。 2002年 11月 2日逸仙禮堂落成 , 斐濟共和國總理卡拉塞應邀剪彩 , 并舉行了隆重的開幕儀式。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贈送一對白玉石麒麟 , 并捐贈 10萬美元 , 臺灣亦贈送醒獅及 1萬美元。

回顧「逸仙學校」一甲子滄桑史 , 令人感慨萬分的是 , 當年僑胞雖然人數不多 , 但卻熱心公益教育 , 不后于人 , 以一兩千人之力 , 竟能自建華僑學校 , 如沒有同心同德之努力奮斗 , 沒有慷慨無私之奉獻捐贈 , 此校斷無建成之望。反觀今日之僑社 , 人數己有六千余 , 經濟富裕 , 而且子女多數在「逸仙」就學 , 若論及關心支持華校發展建設 , 則大不如僑社前人矣。其原因亦非簡單 , 依筆者之管見 , 主要原因還在于負責「逸仙學校」管理的教育協會 , 其成員大部份是操英語的土生華僑 , 由于深受當地文化熏陶 , 經已融入斐濟社會 , 而對同文同種但不同社會生活背景的大陸同胞 ,則仍存在著認知了解上的隔膜。缺乏凝聚力 ,所以形成今時今日一種怪現象 , 負責華校中文教育的教育協會 , 其十一個理事中只有兩人懂中文 , 這對如何強化中文教育 , 不能不承認是缺乏積極性及有一定障礙的。這也妨礙了教育協會與華人家長的聯系溝通。其次是近年的大陸移民忙于圖謀生計 , 對華文教育與逸仙學校缺乏關注與參與的熱情 , 筆者認為 , 作為斐濟華人 , 支持華校和中文教育 , 人人有責 , 我們在經商務農之余 , 應該關心「逸仙學校」 , 參加家長會和教育協會的各項活動。對教育協會和華校的缺點不足 , 我們應作善意之批評建言 , 目的也是為了共同搞好中文教育 , 造福包括自己子弟在內的華人子弟。倘若人人均如是想 , 則學校何愁無人關心 , 中文教育亦有望代代薪傳。

歷年來任華人教育協會的僑界前輩如下 :

  • 余錦榮 (1936-1949) 副董事長、校長 , 至死方休
  • 鄺士奇 (1936-1958) 董事、董事長 , 至死方休
  • 譚炳南 (1936-1960) 董事 , 至死方休
  • 方瑞田 (1936-1947) 董事 , 移居方休
  • 余錦池 (1936-1969) 董事 , 副董事長 , 理財 , 移居方休
  • 司徒炳璇 (1936-1974) 秘書 , 校長 , 移居方休
  • 鄭觀陸 (1949-1985) 副董事長 , 董事長 , 董事 , 移居方休
  • 鄺灼沛 (1949-1974) 秘書 , 中文教師 , 新校舍第二期工程執者 , 因健康原因而退位
  • 謝池著 (1949-1976) 董事 , 年老告退
  • 司徒澤波 (1962-1985) 理財 , 中文秘書 , 董事 , 暫退讓賢
  • 余海湘 (1949-1974) 董事 , 副董事長 , 移居方休
  • 郭永祺 (1951-1971) 董事 , 英文秘書 , 至死方休
  • 余漢宏 (1974-2003) 董事長 , 校長 , 董事
  • 余鼎新 (1975-1986) 秘書 , 校長 , 董事長
  • 鄺越東 (1974-1985) 秘書 , 董事
  • 余煥棠 (1974-1985) 秘書 , 董事
  • 余煥新
  • 陳銳廣
  • 任植海

 

 

 

退回前頁...

 

 
届海南环岛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