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濟華人歷史

 

( 孫嘉瑞 )

前赴后繼有來人

 

自華人史話之一發表以來,筆者聽到一些讀者反映,認為應該發動更多的華人參與這件工作,編史的消息傳開后 , 一些老前輩如鄺灼富、譚添財、譚蓮香、余漢宏、陳廣等,傾其所保存之資料,盡己所記憶之往事,提供了許多瀕絕的歷史資料。斐濟華人理應有史,有史則興替可考。特別是對生活在海外之華人,子孫自幼受西方教育,又祖先之由來與已之所出,一無所曉。編撰華人史話,能令后代不忘父母之邦,明白樹從根生、水從源來、家從祖來。一個人如能知史而念祖,、足可永不忘本。

第一個來到斐濟的華人應是「行利」的創始人無疑 , 時間大約是 1855 年。以前譯為「宏利」 , 如按斐濟博物館出版之通訊介紹 , 「 HOUNG LEE 」的中文意思是「極大的利潤」。其實此意譯是「行到此地順順利利」。可能由于梅氏是廣東臺山端芬人 , 英文的「 HOUNG LEE 」用廣東話讀就成了「康利」。經查證這位華人先軀叫梅屏耀 , 又名百齡。上文提及的梅福祺,實為梅百齡的兒子。梅氏還有其他子女,如福裕、福祥、福就等。其中梅福裕曾在「永安泰」公司當過貨車司機,幫忙運送椰干、土酒。他子女眾多,家貧拮據,「永安泰」老板譚南還經常施以面包干接濟。

梅屏耀是廣東臺山端芬鎮人,咸豐二年 (1852 年 ) 到澳洲悉尼謀生,咸豐五年 (1855 年 ) 從維多利亞駕駛帆船來斐濟的列武卡定居 , 他在列武卡開了「行利」公司 , 這也是斐濟第一間華人公司。

光緒八年 (1882 年 ) 回中國娶妻林氏 , 回到悉尼他為這位年輕的妻子取了一個英文名字「瑪麗」。梅屏耀這次偕同黃祐、陳泰和海南德三人 , 再次駕船投奔怒海來到斐濟。從博物館保存的梅家照片看來,梅屏耀當時經濟富裕,且受澳洲白人文明影響,老小均箸西式服飾。蓄須留發的梅百齡乍看上去與歐洲人無異。

梅的妻子阮氏百歲始歿,她卒於 1956 年,享年 101 歲。今時許多老僑當年都曾為其執紼送殯。阮氏的墓塚現在蘇瓦華人墳場,墓碑上書 : 「堂開四代 壽啟百齡 1855--1956 」。阮墓惜被萋萋荒草所掩沒。今時來此「行青」的華人,已極少知曉,在這個簡樸的墓塚下長眠的,是第一位來斐定居的華人女性。

梅屏耀的詳細事蹟已經失傳,我們只知道他創立的「行利」有差不多 25 年的光輝日子。他的子孫多與本地人通婚,有的還以「行利」為姓 , 而梅屏耀的媳婦卻多隨他的妻姓阮。在蘇瓦華人墳場尚有另一墓碑上書 : 「梅府阮氏之墓 MOY YUEN SHEE 12-11-1895----13-5-1938 」就是梅屏耀之子福裕的妻子墓塚,碑上英文名字其實是中文「梅阮氏」的譯音。「行利」與「阮」已成為梅屏耀后人沿用的姓氏 , 看來他們只為保留與梅氏有關的聯系 , 那怕是用公司名或婆婆的姓為自已的姓 , 甚至梅、阮兩姓并用為名字 , 也顧不得 ( 或是不懂得 ) 中國人姓氏的繼承體制了。

「行利」的鼎盛局面在梅離去后日漸式微,有說他返回澳洲或去了中國,故找不到他的墓塚。其后裔曾多方試圖尋訪梅屏耀的足跡,均不得其果 , 這位華人先驅就此消失了。至于「康利」衰敗的具體原因不詳,估計可能與創始人離去有關 ; 而另一個原因是 1874 年斐濟臣服大英帝國,從列武卡遷都蘇瓦,列武卡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地位不再,也失去了貿易商站的價值,「行利」的衰敗就不足為奇了。

梅氏的子孫多從事電器、機械等技術工作,福裕的長子和次子是有牌電工及電器公司經理。三子及四子以及福祥之子均是汽車公司管工。當時的汽車公司技術工程 , 幾乎都被梅氏后人包干了。梅福裕的子女收購了一間白人的電器公司「 LECTRIC LTD., 」 , 至今在蘇瓦哇露比仍有一間電器鋪。

至于梅屏耀究竟是不是第一個來斐濟的華人呢?在老前輩余海湘的回憶錄中曾提及,根據老華僑之憶述,在英國接管斐濟前后,來自歐洲的白人殖民者,需要華人廚師為其料理伙食,所以從紐西蘭等地聘雇了一些華人,計有翟有才、關賢、黃友等人。這些人之中或許會有人早于梅氏來斐。潘翎編著的「世界華人百科全書」中,只提及 1855 年第一個華商到斐, 1872 年第二個華人登上斐濟海岸。繼梅氏之后來斐的還有楊祖波、駱槐、蘇華、甄護及梁華等人。

要了解斐濟華人的歷史,必先了解南太平洋華人的歷史。十九世紀時期,交通落后,孤懸于南太平洋中心的斐濟,人跡罕到,所以未有移民條例,外人可以自由出入。其實華人進入南太平洋地區是十九世界上半葉的事,這些華人在歐洲人船上當木工、廚師。也有一些華商來買檀香木運往廣州。檀香木采伐殆盡后,精明的華商又轉向收購海參、龜殼和珍珠貝等特產。這些來自中原的華人,目睹南太平洋的旖旎風光、奇特粗獷的風土民俗,心目中留下了畢生難以磨滅的記憶。

開發較早的澳洲悉尼,當時成為南太平洋地區的商業活動中心。許多華人從悉尼出發,在前往諸島收購土產的過程中,逐步在各地建立商站。法屬波利尼西亞的大溪地、斐濟的列武卡和巴布新幾內亞的拉包爾,則是代理商與貨品集散的商業輔助中心。華人就是從這些地方開始,逐漸把商業網絡延伸復蓋到鄰近地區,列武卡的華人在斐濟建起了龐大的商業網,如梅氏的「康利」就是以列武卡為基地,在斐濟各山頭設立分店。 1850 年大溪地華人在鄰島和庫克群島建立商站,巴布新幾內亞的拉包爾, 1880 年時僅有一個華人在做生意,若干年后,越來越多華人到來,把拉包爾變成了巴布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的商業中心。

華人進入南太地區的途徑,除了受雇于商船或自己乘船之外,還有就是當契約勞工,即廣東人常講的「賣豬仔」。從 1865 年到 1941 年,有二萬多華人契約勞工在南太平洋工作。豬仔工最早出現在大溪地,當時是 1865 年。 1898 年至 1903 年,德國人在新幾內亞和薩摩亞開墾椰園,華人豬仔工便在此時引進。瑙魯和巴納巴發現磷酸鹽礦之后,英國磷酸鹽公司在 1906 年開始引進契約勞工,直至今時,瑙魯島上的華人除持渡假簽證者外,其余的概為契約勞工身份,可以說是南太平洋唯一仍存在契約勞工的地方。不同的只是以前瑙魯的契約勞工,沒有行動自由,做的是苦工。而今時今日在那里的華人,居住水電免費,公司還發放伙食﹝米、油、罐頭等等),除了打公司那份工之外,大部份華人都有自已的店鋪,待遇處境已大不相同矣。

二十世紀初至二十年代,斐濟的華人香蕉園主,曾聘雇一批華人契約勞工,后因殖民地政府禁止再雇用華人契約勞工,香蕉園也因受澳洲禁止香蕉入口和病蟲害影響而逐步減少,但當地原住民至今仍稱香蕉為「 CHINA 」,國徽上也繪有一串香蕉,由此可見華人種植香蕉一事,在斐濟歷史上的重要地位。

1900 年,斐濟華人仍不足百人,到了 1911 年人口普查,華人已有 305 名,包括 29 名婦女, 1915 年時已有 821 名華人居住在斐濟。

當時大陸辛亥革命爆發,引起了華南地區局勢動蕩,大批華人從中山、四邑遷來斐濟,令本地華人各行各業增添了一批生力軍,為日后華人經濟的發展與擴張,提供了必不可少的人力資源。斐濟華商的壇加也比較迅速 ,1913 年有 105 個生意牌照發給華人 ,1914 年是 118 個 ,1915 年是 146 個 ,1916 年是 171 個 ,1917 年已壇至 198 個。而另一方面,殖民地政府從 1879 年引進印度契約勞工,直至 1920 年才停止,印度人正是因為這樣才成為第二大種族。如果當時準許華工來斐,今天的斐濟歷史,恐怕就要改寫了。

在翻尋有關資料時,筆者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在十九世紀及二十世紀上半葉,南太平洋的華人,以澳洲悉尼為中心,向諸島進軍,建立輔助中心的商站之后,再延伸至更遠的地區。但在若干年后,特別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開始,散布在各島的華人,又陸續移民到紐澳美加。華人似乎是經歷了一次漫長遙遠的跋涉,終又回到了當初的起點。是什么原因形成了華人的移動呢?

 

當初離開初具文明的澳洲悉尼,挺進到蠻荒不毛,吸引華人前往的是那里豐富物產寶藏與無限商機;

由于長期掠奪性開發搜購,資源枯竭,生意競爭日益激烈。島國型經濟的依賴性與局限性顯露,影 響 了華人的經濟發展 ;

諸島國先后獨立,出現了政治不穩、經濟衰退、治安惡化等問題。如巴布新幾內亞、斐濟、所羅門和瓦魯阿圖等國,先后發生政變,影響了華人安居樂業的信心 ;

華人子女在紐澳美加學有所成 , 定居當地 , 華人為與其團聚 , 申請移民前往。

華人有如歐洲的吉卜賽人,似是注定中不停流浪飄泊 , 南太平洋是北半球通往南半球的水域通道,散布于此的密克羅西亞、美拉尼西亞、波利尼西亞群島 , 有著豐富的黃金、銅、鎳、木材、水產、黑珍珠等資源,也有著古老奇特的人文資源。自歐洲航海家發現這塊寶地以來 , 世人對南太平洋的憧憬與向往就有增無減。我們的先輩抉擇來此 --- 南太平洋的斐濟,是自有他卓絕的遠見的。

繼「康利」之后,還有在光緒十八年 (1892 年 ) 開張的「英昌」公司 , 算是最早期的華人公司。后來的華人的著名商行還有「廣泰」、「中興隆」、「安和祥」、「永安泰」、「錦榮」、「永英和」、「和利」等等,將在下一期分別介紹。

第一位來斐華人梅屏耀全家合影

 

 

退回前頁...

 

 
届海南环岛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