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濟華人歷史

 

( 孫嘉瑞 )

毀家紓難見忠貞

 

1932 年(在老華僑余海湘回憶錄中說是 1929 年)斐濟殖民政府頒發禁酒令 , 不準斐濟人、印度人、華人自由進出酒吧 , 必須領取飲酒許可證。這一極具岐視性的法令 , 引起僑胞強烈不滿 , 經集體請愿不遂 , 便函請當時駐澳洲悉尼總領事館求援 , 宋發群總領事應請來斐 , 向殖民政府提出交涉 , 羅列中國文化、歷史及國際慣例 , 證明華人是有文化教育之種族 , 絕無酗酒鬧事之理。在艱苦的談判交涉之后 , 終令政府改變初衷 , 取消對華人飲酒之控制。這便是著名的「禁酒案」始未。

經此一事件之后 , 一向埋頭生意的僑胞體認到有必要在斐濟保留自己政府的代表機構 , 于是徵得國民黨同意 , 在斐濟設立領事館 , 由鄭觀陸先生擔任首任領事。繼有蔣家棟 (1937 年任內 ) 、賴世珍、陳樂石 (1940 年任內 ) 、高則群、章文祺 (1944 年任內 ) 、莊景琪 (1948 年任內 ) 。據說高則群后來投奔大陸 , 但鄭觀陸一直留在領事館中工作 , 其后數十年如一日樂于助人、服務僑胞 , 體現了古道熱腸的高風亮節 , 頗受華人尊重推崇。直至 1982 年 6 月 7 日 , 一個由斐濟僑胞組成的委員會 , 經半年籌備之后 , 舉行了慶祝鄭觀陸八十大壽的活動 , 壽宴筵開五十席 , 斐濟付總理、大法官和部長 , 仕紳名流均到場賀壽。直到如今 , 斐濟許多華人仍記得鄭老先生的音容笑貌和德行善舉。

鄭觀陸先生

1932 年 , 由于國民政府開館及駐館人員一切費用 , 概由斐濟華人一力承擔 , 當時全島華人大小商號按月照規納捐支持。直至 1934 年 , 國民政府正式批準設館 , 本地華人才終止納捐供養領事館。當時領事館就設在國民黨黨部 , 現在的 TAPOO 精品店地段 , 是一幢舊式歐洲風格的鐵木結構雙層樓層。當時的斐濟國民黨 , 可以說是華人的唯一社團組織 , 僑胞也視其為華僑組織而非政治黨團。斐濟國民黨伊始于 1915 年 , 當時有蘇瓦、勞托卡、列武卡和芭四個分部 , 在太列武和肯達武有通訊小組。

蘇瓦國民黨黨部

蘇瓦黨支部原隸屬澳洲總支部 , 后于 1945年改為直屬支部。在當時幾乎每個男性的華人都是黨員 , 而新到僑胞也必來黨部報到 , 以求必要時取得保護 , 大陸有親人要來斐 , 亦由黨部出具證明在國內領取出境證件。領事館了中文學校、劇社亦設在黨部內 , 這令其成為僑胞的活動中心。

斐濟國民黨的歷任負責人如下 : 余錦榮 -- 鄺仕奇 --- 司徒炳璇 --- 司徒澤波 ---- 陳銳廣。

1949 年國民黨退守臺灣 , 新中國成立 , 許多僑胞不復登記為黨員 , 加上黨部所在物業又在 1950 年為業主收回 , 斐濟黨部逐漸式微矣。

日冠侵華戰爭爆發 , 遠離戰區的斐濟華人 , 從戎有心 , 請纓無路 , 遂組織斐濟華僑抗日后援會 , 出錢出力 , 或沿門募捐、或開采抽獎 , 以不足二千之眾 , 竟籌募得二十余萬鎊 , 戰斗機四架 , 支持祖國抗戰 , 有的僑胞因購買救國公債、儲蓄券 , 罄盡所蓄 , 可謂毀家紓難 , 十分感人。

「斐濟華僑救亡劇社」是當時由僑胞們本著愛國精神 , 自發成立的。在二十世紀初斐濟曾有國劇團體 , 不知因何解體 , 僅存戲服鑼鼓若干 , 而「救亡劇社」的興起 , 正賴此等物品之存。此外 , 由于為籌款的義演也舉行了十幾場 , 雖具熱忱但無組織 , 每次籌演 , 必經數度波折 , 方始成事。僑胞們便由吳永昌和李子鶚二人倡言成立劇社 , 他們在文告中呼吁 : 「今人身寄海外 , 愧未能持槍以衛國土 , 尤恨未能許國之以身 , 然匹夫之責 , 不可不盡 , 國民之天職 , 不可不酬 , 既出財 , 尤要出力。俾抗建事業 , 遂底於成 ……. 」 , 參加劇社的還有余其祥、鈡沛昌、司徒澤羨、余偉棠、鄺灼沛、黃保廉、鄺光球等人。劇社成立不久 , 太平洋戰爭爆發 , 美軍亦進駐斐島 , 全島實行燈火管制和宵禁 , 并疏散民眾 , 影響了社務演出 , 后劇社實行變通辦法 , 多次作日間公演 , 先后公演十三次 , 籌得 3460 鎊 , 其中除去演出雜費 158 鎊 , 全交蘇瓦黨部匯回中國 2378 鎊。另交斐島華僑獻機委員會 923 鎊 , 后來劇社又參加 1944 年督憲發起之援華籌款 , 捐 4 得 400 鎊。

華僑救亡劇社演出劇照

劇社上演的劇目有「青年烈士」、「雙娥弄蝶」、「王寶釧」、「貂貚」、「空城計」、「孝女感山河」等 , 當年鐘沛昌年少英姿、唇紅齒白 , 反串飾演花旦 , 演活了貂貚、王寶釧 , 這位多才多藝的僑胞 , 日后惜因家道中落 , 臨老屈居老人院 , 貧病交加 , 潦倒終生 , 其命運遭遇令人扼腕。筆者在編寫這段歷史時 , 端眻福昌兄當年英姿颯爽之劇照 , 念及多年前在老人院見到英雄未路的他 , 不由有感人生之無常 , 命運之莫測 ! 華人在海外漂泊生涯 , 并非均以金銀滿屋、兒孫繞膝告終 , 老來無依 , 三攴不繼的悲劇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鈡沛昌

在抗日戰爭如火如荼之際 , 救亡劇社整整活動了四年 , 終于盼來了勝利的一天 , 劇社成員又參加了抗戰祝捷花車大巡行 , 與千百僑胞一起歡慶抗戰的勝利。其后劇社成員堅持排練演戲 , 娛人娛己 , 樂此不疲 , 凡二十余年 , 直至 1970 年斐濟獨立 , 這個劇社才在一片惋惜聲中無奈結束。

1945 年 8 月日本投降消息傳來 ,8 月 12 日蘇瓦僑胞召開會議 , 討說祝捷事宜 , 并選出籌備委員會 , 分別負責各項工作 , 計有文書、理財、設計、美術、技術、裁剪、交際,宣傳、總務和音樂等部門。 9 月 3 日 , 日方代表在美旗艦「密蘇里」號簽字投降 ,9 月 5 日 , 斐濟僑胞就舉行祝捷大會。

當時籌備委員會主席是余錦榮、付主席鄺士奇 , 主要委員李子鶚、司徒澤波、鈡沛昌、司徒祝、馬金亮、司徒炳璇、李廣廷、劉希足、陳石蘭、吳永昌、鄺其昌、余廣扶、余啟志、譚騰群、鄺灼沛、李民輝、譚銘、楊其檢、李富、何健燕、馮釗週、余存載、謝池、周纘銀、余紹、黃遇、馮慶、馮溢濂、梁景、余其祥、梅瑞愛、余巧云、郭燕妮、何蘇小、鄺光球、鄺澤棠、羅伯珩、張英儔、方瑞田、劉章遠、余錦池、譚炳南、盧平、陳鎏深、劉章勝、鈡廣洪、鄺兆彬、杜廣開、佘曉旦、方華煥、李光會等人。

1945 年 9 月 5 日 , 清晨一陣細雨紛霏 , 未幾即日出云開 , 天朗氣清 , 蘇瓦市彩旗高掛 , 港灣里海波泛蘭。華人巡行隊伍從領事私邸出發 , 先進入總督府 , 在府內繞行一周 , 再從正門復出 , 經過政府大廈、太平洋酒店 , 進入瑪亍 , 朝右至紐西蘭銀行 , 經郵政局進入市場亍 , 再經廣泰公司、安和祥公司 , 直上杜叻忌 , 直達華僑小學 , 整個隊伍長達一公里多 , 全過程長達三小時。

巡行隊伍高舉中美英俄聯軍大旗 , 國民黨旗、孫中山蔣介石像 , 籌委會正副主席身穿長衫馬褂禮服 , 女性著旗袍 , 后面跟隨樂隊和花車隊伍 , 這些花車由華人能工巧匠精心制作 , 有軍艦、帆船、飛機、坦克 , 其中有的幾可亂真 , 古今中外 , 海陸空三軍俱齊。

勝利艦花車

華僑劇社全體成員身著戲裝 , 騎馬展示中國傳統戲劇的「馬色」風采。金龍花車上端坐著由華人少女扮演的三位天仙 , 容華絕代 , 向途人撒下瓣瓣鮮花 , 以示普渡眾生、祈求和平。還有各種民族題材的花車 , 如「鄭成功」、「岳飛」等等。

蘇瓦市放假四小時 , 萬人空巷 , 爭相觀看此五光十色、壯麗多姿的巡行。

1945 年 9 月 6 日斐濟時報在社論中講到 : 「任何人都喜歡一個巡行 , 尤其是看過昨天的巡行之后 , 這樣一個經艱苦努力而成就的華麗表演 , 無人不對參加表演的華人表示感謝。這個巡行是很精密地計劃出來的 , 很相稱地描繪出此地華人的生活 , 以及他們在本埠各行中所占的重要地位 , 岡時更可以見到華人的團結 , 以及他們通過抗戰一躍成為大國 , 促進世界和平與建國的決心。」

瑙索里華僑組織了籌委會 , 由余萬厚、鄺庾深、馬容根、張樹、方生麗、黃毓麟、毛松桂、余祥勝擔任委員 , 帶領全埠華僑參加了蘇瓦的大巡行。

呔列鳥華人由余萬壽、祥好、祥富組織僑胞在萬壽見弟商店舉行祝捷大會 , 歡宴持續了三天 , 地方長官、原住民部落、歐美友人 , 三千余人前來參加。

星加托卡華僑僑領鄺光權、蕭信、李章錫、蕭癸己、高羌扶召集全埠僑胞在蕭癸己商店宴請地方首長、酋長、印裔商人。

芭埠華僑亦成立籌委會 , 制作國旗、紙花、電影戲畫頭和燈色 ,8 月 17 日在電影院舉行慶祝大會 , 晚上八時舉行電影晚會 , 由于觀影者眾 , 次晚加演一場。

勞托卡市在 8 月 16 日下午一時召開慶祝大會 , 與會者逾一百八十余人。中華小學的同學趕製了佈置會場用的彩旗。慶祝大會還有宴會招待來賓。

列武卡在 9 月 4 日懸旗并休息 , 舉行了慶祝會 , 由于很多僑胞趕去蘇瓦參觀大巡行 , 故只剩下少數僑胞慶祝。

北島 ( 當時稱為「大山」 ) 拉巴薩僑胞在 8 月 15 日休業 , 由鄺檢央、雷錦英、方瑞振、梁灼強等召集僑胞 , 在 S.E. 酒店招待當地文武官員、酋長和商賈 , 當晚僑胞將電影院門票包下 , 免費招待各界人士看電影。

斐濟僑胞慶祝抗戰勝利的活動結束后不久 , 內戰爆發 , 國民黨政權退守臺灣 , 因大陸局勢改變 , 「 斐濟僑胞以畢生積蓄購下之各種抗日債券也因此無法兌現 , 化為烏有 , 僑胞們眼見血本無歸 , 怨聲載道 , 對國民黨之熱忱一掃無遺。」 ( 見司徒澤波著述「斐濟國、所羅門群島、西薩摩亞群島華僑概況」 )

1949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 英國殖民地的斐濟 , 對華人態度一改以往寬容友好 , 轉為敵視與懷疑 , 甚至乎公開辱罵華僑是「共產黨」。剛從抗戰勝利喜悅中清醒過來的斐濟華人 , 還未享受到躋身國際四強的驕傲 , 就因祖國政權的變更 , 受到無妄之災 , 但當時仍有一些青年華人 , 對新中國充滿憧憬與向往 , 結果在斐濟導致一場「抓共產黨」的風波。

 

 

 

退回前頁...

 

 

 
届海南环岛赛直播